管家婆论坛资料

户口沦为”白菜价“?多个城市零门槛落户香港

更新时间:2019-10-16

  (原标题:户口沦为”白菜价“?多个城市零门槛落户,快来看看哪儿最适合你)

  葛优的这两句经典台词,出自冯小刚导演的电影《天下无贼》,上映15年后依然管用。

  现在,多个二线和三四线城市纷纷降低落户门槛、取消落户限制,并推出配套政策大力度吸引人才,国内抢人大战硝烟四起。

  2019年国庆前,宁波推出史上“最低门槛”的落户新政:落户门槛从大专“降格”到中专,缴纳社保从1年缩短至6个月。

  宁波的落户新政在去年出台的政策基础上,大幅度放宽人才落户、居住就业落户条件,取消老年父母投靠落户限制,并新增了租赁落户和投资创业落户。

  宜昌放出大招,不仅全面取消落户限制,还推出了高校毕业生落户给补贴、可按周边商品房价的8-9折购买“安转商”住房等吸引人才的政策。

  而河南全省打响了零门槛落户第一枪——除省会郑州以外,其它17个地级市,陆续发布全面放开落户限制的实施意见,实现户随人走。

  从河北石家庄到河南新乡漯河,从山西晋城到湖北宜昌,再到广西除南宁柳州之外的大多数城市,纷纷取消落户限制。

  多数二线和三四线城市都对学历型人才完全敞开怀抱,实行“零门槛”落户、“先落户后就业”,家属随迁等。其中,多数城市对学历型人才进行大额补贴或买房打折、提供人才公寓等,针对普通学历型人才力度大的购房补贴一般在1-10万之间,力度大的租房补贴一般在1500-5000元/月之间。

  有实力的城市更是对人才伸出橄榄枝,除了对高层次人才提供高达百万元至上亿元的支持外,对大学生创业也给予10-100万元之间的免息或贴息贷款。西安、成都等城市不断加码优化引才政策。

  国家发改委2019年4月8日发布一则 “超级文件”——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要求各类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。

  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,要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;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,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。

  其实,早在2016年10月,发改委就发布了《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》,旨在提高城镇化率,计划在“十三五”期间(2016年至2020年),破除城乡区域间户籍迁移壁垒,实现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,年均转户1300万人以上;到2020年,全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45%。

  上述两大政策,将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。中国城镇化进入攻关阶段,将城市”抢人“大战推向高潮。

  根据规定,城区常住人口低于300万的大中小城市,均可取消落户限制。换言之,除了北上广深成渝杭武等为数不多的一二线城市,几乎所有城市都能“零门槛落户”。

  在全国,至少有65个城区人口在300万以下的大城市,拥有“零门槛落户”的资格,至于户籍门槛形同虚设的中小城市,更以数百计。

  这些城市放开落户,意味着农村人口落户城市,尤其是三四线城市,已经逐步没有障碍,有利于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。

  京沪近几年大力控制人口,广深大力承接人口外溢,引起其他城市效仿,这使得城市人才争夺战在近两年爆发。

  9月中旬,东莞市发展和改革局日前发布了《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(2020-2035年)》(下称《规划》)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。

  《规划》明确,东莞将实施积极的人口调控政策,目标是到2025年,全市常住人口达到960万人;2030年,常住人口达到1020万人;2035年,常住人口达到1080万人。

  数据显示,东莞2018年的常住人口为839.22万人。以上目标意味着在未来17年中,东莞希望常住人口增量达到240万人以上,较目前人口增幅超过28%。

  根据海通证券《新型城镇化:推动落户,集聚人口——“城镇化”系列之一》研报,广东省东莞市就是低线级城市“逆袭”的典型案例,在2018年广东省整体城镇化率刚刚超过70%的情况下,东莞市人口城镇化率超过91%,东莞小学生数量首超上海。在校小学生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应能够反映城市的实际人口规模。2018年东莞在校小学生数量首次超过上海,但其常住人口规模仅为上海的三分之一左右,人口吸纳能力可见一斑。

  在东莞之外,目前越来越多的新一线城市、强二线城市正在加速人口集聚,包括杭州、南京、成都、西安、长沙、郑州、济南等多个城市,人口总量迈向千万级门槛。

  人口专家指出,中国第三波婴儿潮的峰值在1987年、出生人口超过2500万,到1997年出生人口仍在2000万以上,之后则快速下滑至1600万左右。

  一般而言,人口在19岁高中(中职)毕业、23岁本科毕业,加上工作前几年多未安家定居,当前至2023年前后将仍处于第三波婴儿潮尾端人口进入工作的“抢人”时间窗口。

  愈演愈烈的人才竞争背后是二线城市的发展焦虑,城市的发展将更多依靠创新来驱动,人才储备成为城市间竞争的核心要素。

  与此同时,很多城市老龄化尤其是户籍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快,这就导致此前一些将流动人口落户视为增加公共服务“负担”的城市,转而欢迎这些年轻的“血液”长期落户。

  随着落户的逐步放开,摆在三四线城市面前的问题是,能否吸引来愿意流入的人?

  业内人士表示,有良好的产业基础,才可能形成人才集聚效应。人才新政之下,如果没有产业配套,人才很难落地,即使落地也可能流失。一味追求人口数量,可能适得其反,加重城市的负担。

  2018年,全国人口增量超过10万的城市分别为:深圳、广州、西安、杭州、成都、重庆、郑州、佛山、香港正版挂牌。长沙、宁波、武汉、济南、合肥、青岛、南京、南宁、厦门。大家好我家宝宝三个月了吃奶粉现在宝宝下巴起,从上述城市看,人口增量越高的城市,吸引力就越强,从这个角度来说,选好城市,就是选好未来。

  业内人士坦言,零门槛落户时代已经到来,一定要看清城市的基本面,选好城市“潜力股”,不要被送房送钱送户口的政策表象所迷惑。